祖父与黄埔军校

林丹生

前言
    2016年11月12日,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現在全國各地都在紀念孫中山先生生前的事跡。孫中山領導及發動的辛亥革命,推翻了腐敗的滿清王朝, 結束了二千多年的封建統治,建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制度,更被推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但是,孫中山以和平方式來建立新中國的理想, 卻遭受袁世凱稱帝及軍閥混戰等一連串打擊,尤其是長期的親密盟友陳烔明的背叛,在當時的形勢之下,迫使孫中山必須重新思考若沒有自己的武力作為後盾, 無法結束軍閥混戰的羈絆,建國理想根本無法實現。適逢俄國十月革命成功,更使孫中山意識到改革中國國民黨的決心及建立軍校的急切性, 於是,在蘇聯共產國際及中國共產黨的協助之下,決心要創辦一所屬於國民黨自己的軍事學校,培養革命力量。黃埔軍校在這些背景及原因之下因此而誕生, 建校初期由500多個學生組成的校軍開始,歷經大小戰役,東征北伐,擊敗了所有軍閥,最後完成了孫中山的遺愿,統一了當時的中國。黃埔軍校的創建, 培養出來的軍事人才及黃埔革命精神,不管是民國時期或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深深地影響及牽引著幾代人的情懷,直至今天還在繼承和發揚!

   祖父林振雄是孫中山任命的黃埔中國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籌備委員,參與軍校創建,及初期教學與訓練,曾任廣州黃埔軍校管理部主任、教育長, 對於民國時期軍校及軍事教育與訓練貢獻良多!

   黃埔軍校,這個名字90年來一直都振動著中國人的心靈, 被世人所敬仰。由於它在中國革命軍事史上所作出的巨大貢獻及影響,被公認為繼美國西點軍校, 英國的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以及俄羅斯的伏尤芝軍事學院之後的四大軍校之一,地位無可代替。

 

   黃埔軍校正式成立於1924年6月16日, 軍校在大陸共辦了23期,期間共培養了各級軍官32萬,其中第1~7期共13000余人,這個時期也被稱為鼎盛時期。 這些人多數成為了國民黨中央軍的骨幹,其中也包含了國共兩黨很多叱咤風雲的人物,他們對中國革命的影響非常巨大深遠。 黃埔軍校是國共兩黨合作的產物,兩黨的軍事人才都為東征、北伐及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為中國軍事教育及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 歷史將永遠銘記它的歷史地位和作用!

 

   黃埔軍校著重思想政治教育的探索和實踐, 教授的課程方法和形式生動、多樣,內容豐富,科目多達26門,包括三民主義,社會發展史,中國現代民族革命史,各國政黨史略, 工人運動等。另外一方面軍事射擊教練和實踐也是每日必𣎴可少的演練課程。

 

   祖父林振雄因為參與了籌建創辦黃埔軍校,以及在𣎴 同時期擔任了重要職務所作出的貢獻而榮耀一生!

東渡日本讀軍校,參加革命同盟會


   祖父1888年生於歸善縣橋東一個世襲官紳家庭。年少時的祖父,成長於一個腐敗無能,國弱民窮, 飽受西方列強欺凌的中國。但是祖父自小受啟蒙教育,聰穎過人,抱負遠大,自小已認為當時的中國一定要通過軍事強化力量去挽救, 這種思維深刻地烙印在他年少的腦海中,並為以後的革命事業播下了種子,故在青少年時期勤奮讀書打下了扎實的基礎。後來, 祖父還以優異的成績成功投考軍校學習軍事知識,實現了夢想!1906年~1908年期間,祖父先後在虎門講武堂和河北保定軍校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中國近代史有三所著名的軍校:河北保定軍校,雲南講武學堂,廣州黃埔軍校。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簡稱保定軍校,創建於1902年,停辦於1923年,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所正規陸軍軍校。 校址在河北保定市,前身為清朝北洋速成武備學堂、北洋陸軍速成學堂、陸軍軍官學堂。若從北洋武備學堂算起, 保定軍校訓練了近1萬名軍官,其中1600多人獲得將軍頭銜。這些人遍布當時的軍界和政界,在中國近代的政治舞台上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通過在虎門講武堂和河北保定軍校的學習和實踐, 祖父已撑握了不少軍事知識與技能。深受政府官員器重,同時也為了報效國家,在1909年,被清政府以優異生為名保送至日本學習先進軍事知識, 學習期間曾與張群、黃宮柱、蔣介石、王栢齡等为同學。後來祖父進入了日本士官軍官學校學習。留學期間, 祖父拓寬了視野,思維受到空前啓發,對清朝的腐敗無能、割地賣國的行為極端不滿,深惡痛絕,為了改變中國的命運,祖父在求學期間進行了不懈的探索, 並且結識了一些也在日本留學的思想進步人士,期間祖父在日本參加了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成為會員,一起投身於救國救民、轟烈偉大的革命事業。

 

雲南講武 聲名鵲起

 

   回國後,祖父被分配在廣東汕頭的一個新軍軍營,并出任標統職務。 不久,辛亥革命全面爆發,正義之火在各地燃起,祖父也毅然率領部屬響應孫中山先生號召,起義反正。中華民國成立之後, 祖父有幸出任孫中山先生南京臨時政府下屬團長。

 

   1915年,應雲南省督軍唐繼堯邀請, 祖父來到雲南陸軍講武堂擔任教官,以培訓軍事人才。雲南講武堂是 中國近代一所著名的軍事學校,該校的許多教官也是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回來,他們在日本學習時已加入同盟會,是傾向革命的進步人士, 他們採取了多種方式,暗中在學生中灌輸傳播革命概要,使學校成為培養反清革命的重要據點。15年的辦學歷程中, 培養出大批著名將領,有些更成為國家領導人,對後期整個亞洲的政治形勢亦起了很大的穩固作為,亦對後來成立的黃埔軍校起到重大影響和幫助, 由於黃埔軍校成立時得到了雲南講武堂部分骨幹師生的協助參與籌建,同時也大部分採用了雲南講武堂的教學方式及教材,故被稱之"雲南的黃埔"以及"將帥搖籃"。

 

   親歷辛亥革命的壯舉,以及在軍校中一連串的出色表現, 此時的祖父憑著資歷和軍事知識在軍界中聲名鵲起,漸漸被當權者賞識和肯定,委以重任。就這樣,於1918年被聘請為雲南陸軍講武學校騎兵科主任教官,1921年更擢升為騎兵少將,時年33歲。

 

   祖父於雲南陸軍講武堂擔任教官期間,對學生們的人格,自尊心, 名譽教育都非常用心,秉承治學嚴謹,賞罰分明的原則,毫不保留地將所學傾囊相授,務求要學生掌握過硬的軍事技術要領, 這些描述最終也可以在祖父的學生回憶錄中得到印證。

 

   李範奭,韓國首任總理兼國防部長。他是朝鮮李氏王族的後裔,1915年韓國被日本人統治期間逃亡到中國,16歲以華侨身分被孫中山先生保薦進入雲南陸軍講武堂騎兵科學習 軍事。這是他喜歡的兵科,自始一輩子酷愛騎馬。他在回憶錄中有一段是這樣描述的:"騎兵最主要的操練就是突擊, 特別是直線突擊。馬道里的5個步度,最高的步度是襲步突擊,開始是步度,步度變成速步,速步到驅步, 驅步到最後一公里以最快的速度向直線突擊。這裡的教官是林振雄,由於林教官很注重學生學習軍事知識和操練,所以經常夜里搞緊急集合和野外訓練, 另外每天早上林教官出來看我們的訓練,他的助手喊口令,林教官進入隊伍中親自給200多名學員矯正動作, 訓練過程很辛苦,不用幾天學生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年輕的李範奭因為訓練艱苦難以忍受曾經想過放棄, 但一想到復國的重大使命,這種艱苦反而成為了他的動力。1919年3月,我以優異的成績在第十二期騎兵科第一名畢業。 後來我到滿洲里搞獨立運動,跟隨馬占山將軍抗日。

 

   1934年到南京政府參謀本部報到時, 又見到了已經是陸軍中將的林振雄教官,我很高興地問:您還記得我李國根(當時報讀雲南講武堂用的假名)嗎?林教官說: "當然,我離開雲南以後,唐督軍才告訴我你們是外國的革命青年,我教了你們感到很榮幸"。想不到離開南京之後就沒有再見過他了, 我永遠都記得這位教官。

 

   葉劍英,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在巜葉劍英傳》中寫道,林振雄是他一生中最欽佩的人之一。 葉劍英也是以華僑身分進入雲南講武堂學習,被分配到炮兵科,教官是王栢齡,與李範奭是同期同學, 課餘時間他們經常聚在一起傾談天下大事,各自展露心中的抱負。葉劍英對軍校的訓練不以為苦,課外時間還主動向祖父學習騎術, 每逢祖父上課的時間他都一定不會錯過,興趣格外高,尤其對祖父精湛的劈刀術更痴迷,經常個別向祖父請教。

 

   當時講武堂有一位日本人教官,仗著自己的劈刀術了得, 到處找人比武,他接連打敗了好幾個教官之後,就以為全校無敵,態度趾高氣揚,不可一世。葉劍英知道後決定要挫對方銳氣, 於是每日苦練劈刀對刺術,一連好幾個月,而且得到祖父私底下輔導,劈刀術有了很大的提高,特飛猛進, 之後向日本教官提出比武要求,比武時憑著沉静應對,看準時機用嫻熟的刀法將對方打敗,日本教官認輸後還將隨身佩帶的戰刀送給葉劍英,以表示欽佩!

 

   不論在黃埔軍校,或是東征北伐期間, 葉劍英一有時間都會來家中拜訪做客,非常尊師厚道,在我家中的一些趣聞趣事,我年少時經常都可以在祖母的憶述中聽聞。 祖母是惠州府城淘沙巷李屋的一戶大家閨秀,家族屬城中名門,出身書香世家,自幼知書識禮,賢良淑德, 與祖父的婚姻更成為城中一時佳話,才子佳人,門當戶對,令人羨慕不已。她和祖父恩愛一生,共同生育了9名子女, 相夫教子,始終跟隨祖父身邊東奔西闖,也一起經歷了軍閥割據、東征、北伐、抗日、內戰那些動亂不安的時期, 每當回想起與祖父一起生活的美好幸福時光,前塵往事,溫馨感人,動情之處還臉頰泛紅,眼神異常彩.....。

 

 

參與籌辦黃埔軍校 培養革命軍事人才

 

   從同盟會時代開始,孫中山先生很重視軍隊的建立, 初期資源依靠新軍力量,另一方面聯絡會員。之後辛亥革命爆發,他主要是拉攏軍閥,由於不是自己的武裝力量,結果革命不斷失敗, 特別是曾經的親密戰友陳烱明的倒戈,令孫中山先生痛下決心誓要建立一支屬放自己政黨的革命軍隊,經各方面的努力與支持,在蘇聯、共產黨的協助下, 終於就有了黃埔軍校的誕生!

 

   祖父離開雲南陸軍講武堂之後,回到廣東加入了革命"援粵軍" 的隊伍中。再獲委任去到肇慶的西江陸軍講武堂出任總教頭一職,由於祖父在雲南講武堂有著七年的教學經驗,又具備了先進的軍事學術技能及素養, 絕對是那個時代裡少有的軍事人才。因為祖父還參與并主持了黃埔軍校籌備與建校所有過程,可謂是黃埔軍校的創始人和奠基者。

 

 

   1924年1月24日,孫中山先生決定籌辦黃埔軍校,任命蔣介石為軍校籌備委員長,戴季陶、王柏齡、李濟深、林振雄、 沈應時等7人為籌備委員,分設教授、教練、管理、軍醫、軍需5部。祖父被孫中山先生任命為管理部主任。

 

祖父林振雄以任命狀中名列第一位,正式任命為軍校管理部主任


 

   祖父負責的管理部,責任重大,事務繁瑣, 是負責黃埔軍校的庶務、交通、衛戍、交際等事務,同時也管理陸軍、監獄、軍樂、消防、軍紀、風紀、清潔等。 作為主任,祖父每天早晚各一次必須巡視軍校內外周圍,發現問題要立即處理。

 

  

軍校前身為清朝廣東陸軍學校舊址,因年久失修、頹垣敗瓦, 荒煙蔓草,成為狐鼠竊居之所。祖父帶領工兵親自去著手修葺,除歲去污,令軍校裡外煥然一新,為師生提供了一個舒適的環境, 以前蛇鼠叢生之墟,一變而為躍馬談兵之地,於是彈丸之地的黃埔.遂成為了國民黨武力發祥之地。

 

   90年前,一大批熱血沸騰、 意氣風發的有志青年從全國各地爭相湧來投考軍校,他們不怕犧牲,拋頭顱灑熱血,抱著打倒軍閥、帝國主義,救亡圖存的奉獻精神, 為實現民族復興,以振興中華為目標而奮鬥!

 

 

   在當時的軍校內部,出現兩黨黨員在學習研究政治過程中, 對革命理論有著不同的看法,久而久之形成了有兩個組織“青年軍人聯合會"及孫文主義學會",祖父是以國民黨右派軍人為骨幹組成的"孫文主義學會" 執委會成員,兩派學生在課餘時間經常聚在一起,對政治理論發生辯論,有時掙到面紅耳赤,甚至惡語相向。 雙方都極力宣揚自己的主張,從辯論到口角,繼而拳腳相交,刀槍相向,矛盾越來越升級,一直相互對抗造成了很壞的影響, 由其是後來軍校發生的開槍事件,更引起了雙方的高度重視。

 

   1925年5月的一天,軍校政治部秘書李漢藩「 青年軍人聯合會骨幹成員亅拿一張清單到祖父負責的管理處領取用品,過程當中由於雙方言語不和,態度惡劣,繼而發生了肢體碰撞, 祖父身為官長,感到被下級侵犯,盛怒之下拔槍射擊對方,準備開第二槍時被管理處工作人員及時制止, 這樣才避免了慘劇的發生。此事件對兩派造成很大的影響,令矛盾進一步加深至冰點,後來第二次東征結束之後, 蔣介石為免軍校師生兩派鬥爭升級惡化,宣布將兩個組織解散了。

 

   根據一些撰寫回憶錄的師生記載,1924年11月11日周恩來自法國來黃埔軍校任政治部主任前, 祖父還命人將滿布灰塵蜘蛛網辦公、住宿的地方修整一番,還親自在軍校碼頭一起迎接周恩來到任,并引領去到住處,安排周全妥當。

 

   另據在軍校做雜工的謝玉蘭回憶: 當時與我一起的幾個女工在軍校做雜務工作,為軍校種花除草,清潔衛生,修理房子,煮飯挑水等,負責我們工作的是管理處主任林振雄,他"花心風趣", 經常逗我們開心取樂,在這裡工作沒有什麼壓力,每星期還安排我一至兩次為蔣介石的住所挑水、干雜活等,我很開心地在軍校做了三期的雜工。

 

   在黃埔軍校旁邊八卦山上的中山公園,有一尊孫中山先生的銅像, 銅像下面的碑座修建於1928年9月,1930年落成,銅像是孫中山先生的日本友人梅屋出資鑄造,全球共用4尊。 這尊銅像由梅屋先生於1930年5月28日親自從日本護送抵達黃埔軍校,由軍校教育長林振雄親自迎接。 梅屋先生贈送的4尊銅像中有3尊都是單獨竪立的,高2.5米,重1噸左右,唯獨黃埔軍校內的立於紀念碑之顛呢? 這恐怕連當年設計者也沒有計劃將銅像安放其上,祖父原本也想將銅像放置在紀念碑前面,最後他決定放置在紀念碑之上,理由是:"總理為本黨民眾導師, 特擇定軍校紀念碑之上為建立總理銅像地點,使民眾萬世瞻仰"! 總理紀念碑高19米,雄偉壯觀,氣勢磅礴。9月26日, 軍校還舉行了"總理銅像揭幕暨第7期學生畢業兩典禮大會"儀式。

 

 

                第二排左三林振雄與梅屋莊吉及隨員合照


 

   黃埔軍校為中國革命事業培養了不少人才, 國共兩黨不少將帥都出身自這所軍校,在祖父親自教育過的學生當中,較為人熟悉的有徐向前,陳庚,杜聿明,胡宗南等一大批高級將領,毫不誇張地說, 黃埔軍校極大地影響了中國歷史的過程,祖父能親歷其中,發揮所長,貢獻了自己的力量,作為他的子孫我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東征北伐 出任要職

 

   1925年10月1日,為肅清軍閥陳烱明的勢力, 鞏固革命根據地,廣州國民政府舉行了第二次東征,是次東征,是由黃埔軍校官兵擴編而成的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為主體, 與東征軍其余各部配合,一起徹底消滅了陳烱明的軍事力量,两次東征統一了廣東,為出兵北伐奠定了基礎, 同時提高了國民革命軍的聲威,擴大了黃埔軍校的影響。

此役戰鬥慘烈,黃埔官兵陣亡200余人, 祖父也隨著大軍一起親自率領部隊參加了這次戰役,攻克惠州城後被任命為東江警備司令(下轄惠陽、博羅、海豐、陸豐、河源、紫金、新豐、龍門8個縣), 同時兼任國民革命軍第21師代師長。

 

   惠州是歷史文化名城,素有"嶺南名郡","粵東門戶"," 半城山色半城湖"之美譽。一直是東江流域的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中心,是歷代兵家必爭之地。作為粵東重鎮, 在一千多年的時間裡,竟然沒有哪一支軍隊能攻破城門!但確要黃埔師生付出沉重代價才能打破"惠州天險"的稱號。

 

   1930年,祖父再次被任命為東江警備司令期間, 為了紀念緬懷東征陣亡的黃埔軍校官兵先烈,決定在主攻方向—恵州北門城前方、西湖五眼橋側建立了一座紀念碑。碑髙约5米, 碑身用長條花崗岩山,正面刻"黃埔軍官學校東征陣亡烈士紀念碑"林振雄題。碑座正面,後面各嵌入雲石一塊,正面刻"精神𣎴巧" 蔣中正題。後面刻"氣壯西湖"林振雄題。左右兩側刻陣亡將士241名英名,碑座四周用炮彈殼和鐵鏈相串聯,前後設通道供人參觀瞻仰。

 

   雖然祖父是軍人出身,但石碑上的幾個題字字迹蒼勁有力, 圓潤渾厚,充分表達了對官兵東征陣亡的痛惜、緬懷之前也溶入字中。

 

   1926年東征軍勝利凱旋之後,不久又發生了"中山艦"事件, 祖父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為廣州國民政府海軍處處長,長洲要塞司令。

 

 

   長洲要塞,是中國的南大門繼虎門要塞之後的第二道水路防線, 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長洲距離廣州東面15公里,四面環山,地勢險要,在島上一共有七座炮臺以扇形分佈在各據點。 蔣介石在軍校期間,工作,生活居住都在軍校之內,後來因為得知有人想剌殺他,為了安全考慮,決定搬到位於長洲蝴蝶崗炮臺的長洲司令部居住。 長洲司令部是一座二層高的樓房,周圍的保安非常嚴密,蔣介石就住在樓上,祖父是住在樓下兼辦公,蔣介石每天以汽艇來回軍校辦公丶居住。根據祖母憶述, 也是在這個時期,陳潔如帶著蔣緯國也居住在這裡,兩家小孩經常在屋內的露天花園一起玩耍,打成一片,好不熱鬧。 蔣經國赴蘇聯學習期間也短暫居住在這里。

 

   1927~1928年,祖父還出任留日學生監督一職, 為國民政府挑選優秀學生出國學習更多先進全面的知識,同時自己也進入日本軍事大學學習軍事知識。

 

                     圖片前排右四為林振雄


 

   1928年回國後, 祖父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為黃埔軍校第七期教育長,對這所自己有份創建的軍校,感情是很深刻的。同時并為第七期同學録撰寫了序言。 字里行間無不表達出祖父的愛國情懷,對軍校的忠誠以及對學生的勸勉和激勵,殷切寄語,期盼成才,發揮黃埔愛國奉獻精神!

 

 

 

   序言寫於1930年9月, 這個時期的國民政府經歷了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建立了共和國,軍阀割據,再東征北伐成功征服各大軍閥, 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全面掌握了黨、政、軍大權,基本上已控制了當時的中國。祖父窮一生的精力,奉獻的精神,為國家的統一,中華民族的富強, 中華民族的平等和自由貢獻了一生,盡心盡力,無以圖報。

 

為官清廉 剛直不阿
 

   祖父雖然出生於封建社會,但自幼就學習了先進開明的思維教育, 他敢於反對舊禮教,奉行一夫一妻制,對當年由父母做主買回來的童養媳結婚持反對抵制態度,而且說到做到。

 

   祖父任廣州國民政府海軍處長,長洲要塞司令時,手中掌握大權, 時任廣東省財政廳長宋子文曾派他的秘書求見祖父,費盡唇舌商議欲借戰艦交與財政廳差遣,每月補回經費數十萬元, 祖父聞言破口大罵,說宋子文想置他於死地,陷害他為貪污分子,被人找籍口攻擊,還狠狠罵了一頓來者,最終也沒答應權貴的請求。

 

   祖父任東江警備司令時,一些地方紳士商賈想通過他買官賣官, 禍害百姓,魚肉鄉里,每次都在司令部門口吃閉門羹,被拒門外,他們詭計多端,繞過門道找到我祖母送上厚禮,以為可達目的, 暗自竊喜,後來祖父知道事情後馬上命人將禮物原封不動退回去,還為此事怪責了祖母一番。 此外亦曾為惠州城撥款資助修築公路,造民福祉!

 

   祖父擔任黃埔軍校第七期教育長時, 有個既是鄉親兼同學的人找他,希望祖父關照幫忙謀取一個職位,祖父禮貌款待一頓午飯,然後痛陳弊端,曉之以禮, 最終也沒有答應這位老鄉兼同學的請求,堅持了不任人唯親的原則,知道這件事的人無不對祖父肅然起敬。

 

   1933年,祖父被任命為國民政府參謀本部高級參謀, 中央軍法處總監,兼任國民政府國防建設委員會主任,同時負責抗戰時期的大型國防工事,祖父身兼數職,韜略經緯, 可謂多才被善用,這是古今招賢納士用人的基本準則。

 

   祖父既善於領兵上戰場,也擅長教書育人,為提高教學質量, 結合實戰經驗,還親自編寫廣受師生好評的教材《射擊教範》一書四冊,詳細解釋了對於步槍、騎槍、輕機槍及手槍的技術使用及操作原理。1935年, 祖父編著的巜射擊教範草案詳解)〉上下冊出版問世,獲得軍政界一致稱讚好評:林君仍於公餘之暇,編著射擊教材,對射擊科目頗有研究,內容極其豐富, 實為吾國軍人研究射擊學者之津梁。射擊教育之目的,在於訓練指揮官及兵卒按兵種之特性,養成其能完全參加戰鬥任務之射擊技能, 養成在戰場上必要之射擊技能。此教材在國民政府陸軍部被廣泛應用於步兵平時的實戰訓練中,大大地提升了官兵的射擊戰鬥能力和水準, 尤其是在抗日戰爭中得到很好運用,并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時有人檢舉揭發在修築南京國防保壘大型工事中, 有一名少將和一名上校利用職權貪污舞弊,中飽私囊,此事雖然被告發呈報,卻因兩人靠山是政府要人的親戚, 得到權貴的支持和包庇,一時之間未能將貪污舞弊者繩之於法,得到應有的懲罰。此事驚動了蒋介石, 命令祖父掌管的軍法處對事件徹底調查,經多方暗訪明查,搜集人證物證,同時命工匠開鑿檢驗,果然發現工事材料不足, 難以抵禦敵人炮火,證據確鑿,情況嚴重,祖父排除阻撓,鐵面無私,如實上報,經批準按照軍法處置,將兩人槍決。 就因為此事,祖父遭到當權者的不滿,借機報服打擊,故此後來皆小心應對處事,更覺蒋介石心機難測,最重要的是由於祖父是國民政府參謀本部高級参謀, 和蔣介石集團對時局的政見分岐加劇,經常不歡而散,繼而不容與當權者,於是在1937年南京淪陷前夕離開返回廣東惠州閒居。

 

   南京淪陷之前,父親也曾在這里渡過一段很短暫愉快的童年, 當時在南京讀小學,跟隨在祖父身邊生活的幾年間,每逢節假日,祖父都會帶著父親遊玩在秦淮河邊的夫子廟,遊歷大街小巷,品嚐街邊風味小吃, 有時也會去紫金山上的孫中山陵寢瞻仰孫中山先生,同時也講了很多有關於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事跡⋯,諄諄誘教,父親總是能在一些蒙朧、 零碎陳舊的記憶中找到與祖父一起生活的點滴并回味一番。

 

   無官一身輕,祖父平日以習字養花自娛,開設酒家經商, 據一些街訪民眾说生意一度火爆,天還沒亮就趕緊去霸佔位置,除了品嚐美味糕點之外,還可以一邊聆聽祖父𣈱 談民國時期的一些親身見聞,顧客都津津有味⋯⋯期間還撰寫了〈蔣介石之失敗〉一書。

 

抗擊侵略 造福家鄉 創辦中學


 

   1937年12月,南京淪陷後祖父返回廣東,在廣州、惠州寓居。1938年11月,悉聞日軍擬於惠州大亞灣入侵, 祖父受命統轄省防軍警備團,組織廣東東江數路民團予以抵抗,按照當時《申報》電訊報道:「惠陽之日軍,已被民團圍困, 激戰四五日,日軍不敢衝出城外,華軍則控制四鄉,斷絕日人交通運輸,如四日日軍從東江水道運往惠陽之彈械, 即被袁華照部截擊、俘獲運械船及長短槍機關槍等。五日,袁華照部又圍攻石龍、激戰半日,同時茶山自衛團,助攻日軍之背, 斃日軍270余名。於是石龍日軍,大為動搖,目下東江下游,全被華方控制。至於淡水、稔山、鴨仔步、白芒花、三多祝各處, 則被自衛團譚炳光部、林振雄部及防軍警衛團等控制。」因此,由大鵬灣至惠陽一帶,日軍已不能通過, 數次押運糧械之日軍被民團伏擊,截獲輜重軍用品無數,日軍憤恨之余,乃派飛機往海豐、紫金、河源、龍川、老隆、 惠來各處投彈轟炸,並圖打通惠陽之路起見,改由東莞縣之太平邊宵抄出北柵西邊,再由寶安縣沙井登岸, 跨過廣九路至鴨仔步、冀與惠陽博羅之日兵聯成一線。1938年12月2日起,日軍艦運兵至虎門大虎企圖登岸, 被民團擊退,一連衝登5次,4日卒入沙井,日兵死傷達400人,其餘日兵衝入北柵、蔭下兩鄉,是夜,日軍被民團伏擊, 計150余眾無一生逃。以後,日軍由太平加調200名往北柵,又被伏擊、傷斃100余人,其殘餘竄回太平,目下惠陽四面交通, 被華軍截斷,博羅、增城之日軍,又被民團截擊,於是在北江從化、花縣之日軍,乃從7日起,向廣州近郊退卻。聞龍門、惠城之日軍, 被圍困多日,損失甚大,進退維谷。據傳日軍自登岸以來,損折兵力的五分之一,大抵在5000以上,故日軍實十分恐慌, 時稱廣東的民間武裝之精良槍械充足彈藥,發揮較大作用。

 

 

 

   祖父在廣東惠州解放前組織"維持會" 維持秩序一系列正義行為至今仍然讓市民津津樂道,家喻戶曉,令人敬佩、贊嘆!

 

   解放前夕,解放軍以雷霆萬鈞之勢橫掃國民黨軍隊,渡江南下, 國民黨駐守惠州的軍隊倉惶逃竄,惠州城中一時之間陷入真空無人管理,國民黨的殘兵和城外的土匪時常三五成群偷入城中打家劫舍, 令居民人心惶恐不安,許多人都恐生命安危不保,扶老攜幼避走他鄉,有些人更修築門戶以防洗劫,一時之間居民紛紛議論時局,人心惶惶。

 

   當時祖父也居住城中,據一些年長的鄰居憶述, 有些鄰居遭到土匪洗劫時,只要走到街上大聲呼救:林老師,有人搶劫啦,你快點過來呀!土匪們聞言大駭之下蒼惶逃跑。 久而久之,祖父見聞居民生命財產受到威脅,缺乏保障,主動與當地開明紳士張友仁等人商議成立"惠州維持會"并任會長一職。他們將原來的縣警、稅警、 刑警等部分武裝人員組織起來,共100多人,日夜巡邏,共同維護惠州社會秩序,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與此同時,祖父還委派姪女冒著生命危險到惠州城外與解放軍的先遣人員取得聯 繫,共同商議讓游擊隊人員進城進行保衛工作,帶領人員日夜水陸兩路巡邏,同時還在城墙上掛上五星紅旗, 一時之間令城外的散兵游匪不敢輕舉妄動,還以為解放軍進城了。

 

   1949年10月14日,這個日子將永遠被世人銘記, 載入史冊。當天祖父率領"惠州維持會"所有人員及市民在下埔迎接解放軍先遣隊進城,道路兩旁掛滿五星紅旗,迎風飄揚,鞭炮齊鳴,鑼鼓喧天, 人民群眾夾道歡迎,拍掌歡呼,一片熱鬧。當天下午成立了"惠州軍管會"并舉行了座談會,同時表揚了以祖父為首的" 惠州維持會"將一個完整的惠州,不發一槍,不損一員,交給了人民,交給了新中國的人民政府,就這樣,惠州和平解放了。 惠州市民每當談論當年能夠避過那場災難,得以安居樂業,無不感謝共產黨,感謝"維持會"的貢獻。

 

   1954~1958年,祖父還當選為惠陽縣政協委員, 廣東省政協委員,繼續積極地為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建設出謀獻策,發揮了參政議政的職責,為人正直,敢於直言。

 

   1957年,祖父聯同當地教育工作者,創辦了華僑中學, 並任董事長。為發展當地的教育事業培養人才作出貢獻,時至今天,華僑中學仍然扎根惠州當地,為國家社會培養了大批優秀英才, 校友遍布海內外,桃李滿天下。

 

   正當祖父一心一意要用餘生為國家發展出力,培養英才的時候,不幸的事情降臨到他的身上,在一場政治運動中被划為反動右派, 官僚,將他逮捕,還抄家遊街示眾,由於歷史的原因,祖父被錯判徒刑10年,1964年在英德的獄中生病得不到施援的情況下含恨而死, 終年76歲,1985年平反,沉冤得雪,祖父在天之靈,終告安慰。

 

 

   祖父的一生致力於以實現國家的統一和民族振興自由為目標,以為國為民為已任,他永遠是一位令人敬仰和學習的先輩,其一生經歷曲折而又輝煌,作為後輩, 自當以繼續發揚和完成先輩的目標為已任,在新的時期付諸嶄新的動力,為中華民族繁榮穩定,國富民強,和平統一的偉大事業而努力、奮鬥!

 

   我們作為後輩,一定會世代繼承和發揚黃埔精神,為民族強大祖國統一大業而努力奉獻。

 

与 孙中山孙女孙穗芳

 

 

   祖父摘下帽子恭敬地站在孫中山銅像前,神情肅穆,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呢?是否在告訴先總理革命尚有成功,中國仍未統一。